松山湖图书馆

每周E读

当前位置:  首页 > 每周E读
【字体:    
松图树洞X百听听书|劈波斩浪开海路
来源:松山湖图书馆微信公众号
发布时间: 2022-07-14 14:41

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,一直都以农耕文明的形象为世人熟知,大江大河及其滋养的土地是我们文明诞生与延续的根基。但勤劳勇敢的先民们,也从未曾放弃过对海洋的探索。广袤的海洋,不只是商贸往来的通道,更是文化交流的纽带。

福建舰·新华社

因此,当“郑和下西洋”迎来600周年的纪念日时,也就是2005年7月11日,中国航海日正式设立了。十数载光阴一逛而过,如今的中国不但拥有大规模的商业运输船队,

也有像国产航母福建舰、055导弹驱逐舰等各类海军舰艇数百艘。在300万平方千米的蓝色国土上,我们的舰艇正辛勤地“耕耘”着。
当我们赞叹于今日的成就时,不该忘记开拓者的脚步。让我们一起追寻先民的足迹,回顾中国古代航海的发展历程。

早在先秦时期,岭南先民就把陶瓷作为交换物,在南海周边开辟了交易路线,堪称海上丝绸之路的萌芽。在《汉书·地理志》中,也记载着从南部沿海出发到黄支国和已程不国的航海线路,

在当地的市场里“与应募者俱入海市明珠、璧流离、奇石异物,赍黄金,杂缯而往”,热闹非凡。

通过商贸往来,先民们得以扩充自己的视野,了解周边的世界。以物质交换为基础,中国与周边不同文明的文化交流也随之展开,如佛教、伊斯兰教等宗教便于此时传入中国。

汉代,佛教就已经传入中国。经过上百年的发展,在魏晋南北朝时已经拥有着很强的社会影响力。但从另一方面来看,当时佛经的翻译稀缺,跟不上佛教发展的需要。

特别是由于戒律经典的缺乏,使广大佛教徒无法可循,以致上层僧侣穷奢极欲,败坏风气。因此为了维护真理,当时年近古稀的法显毅然决定西赴天竺,去寻求佛教经典。

经过艰苦的努力,法显等一行人终于在天竺取得了《摩诃僧祗律》《萨婆多部钞律》等经文。随后,他们通过海路,经过斯里兰卡,穿过马六甲海峡,到达苏门答腊一带。

在苏门答腊休整五个月后,再次乘船回到了中国。法显六十五岁时开始出游,历经十三年之久,终于通过航海回到了故土,他取回的佛教经典,也成功促进了佛教文化在中国的发展。



鉴真和尚铜坐像 · 国家海洋博物馆

海洋不仅是取经之人的归途,同时也是传道之人的起点。时间的航船顺着洋流而下,到了唐代,古代中国的物质与文化发展达到一个新的高度,盛唐气象的恢弘,吸引了周边众多国家的人们前来拜访学习,其中也包括日本。

当时的日本为了方便学习中国文化,先后十几次派出遣唐使,并邀请一些人前往日本传道授业,而鉴真就是其中的代表。在遣唐使的邀请下,鉴真为传道授业,不顾弟子们劝阻,决心东渡。


正如海洋不会永远风平浪静,鉴真东渡也不是一帆风顺的。由于地方官阻挠和海上风涛险恶,他前四次渡海都未能成行。第五次更是因此而双目失明,直到第六次才终于抵达日本。

鉴真带去大量佛经,传授佛法,成为日本律宗的开山鼻祖;他教导日本医生辨识药物,指导医术;

同时他还传播唐朝的建筑技术和雕塑艺术,设计和主持修建了唐招提寺,这座以盛唐风格为标准设计的寺庙是世界建筑史的一颗明珠,至今仍是日本律宗的总本山(总部)。

作为传播中华文化的桥梁,鉴真由海洋出发,使得文化的种子在异国他乡生根发芽。



明代航海图 · 国家海洋博物馆

古代中国航海事业的发展不曾停歇,在明代达到了一个顶峰。从技术层面来说,元末时江南地区已有相当规模的海船建造业,到明初更建立起了规模庞大的官营造船业。同时工商业的发达,海运贸易的繁荣,都为远洋航行奠定了基础。

1405年至1433年,在郑和的率领下,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先后七次开展远洋航行。虽然郑和下西洋的目的至今没有确切的说法,但无论如何,它都在事实上成为了一种传播友谊和促进贸易文化交流的方式。

它与以往民间的自发交流不同,体现的是国与国之间的官方层面的友好往来。郑和率领的船队虽然是一支庞大的海军舰队,但从没有用于侵略扩张,而是传播中华文化、与他国建立友谊,展现了中华民族热爱和平、睦邻友好的优良传统。


郑和下西洋船队复制模型
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

从贸易往来,到文化交流,古代中国的航海事业,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发展,不是为了征服,而是以和平友好的方式进行合作交流。这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“共和平,谋发展”的愿景不谋而合。

在现代世界,国家的发展与航海事业的发展密切相关,回顾古代中国航海事业发展之路,对于我们思考当今的发展问题,仍然有着深远的意义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【TOP】  【打印页面】  【关闭页面